甘为夏方

最近特别困……

收到本子啦!
(疑有剧透注意)
原谅我浅薄的语言说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彩虹屁🌈但本子真的有那那那么好!!!ヽ(爱´∀‘爱)ノ刚拿到本子没发现是从右翻左的,于是先把后记看了。猛然发现不对重头开始看_(-ω-`_)⌒)_ 莲子画的超棒,无论是嘉嘉的自白,还是格瑞死前的话都超戳我(死前真的弥留了好长时间(´△`)不是!)
最后格瑞没死真的太好了!但是嘉嘉一说王者之路是孤独的我心就悲痛欲绝
最后,饭团q版真是太可爱了!!!那个有尾巴的虎虎嘉,哇,我心都化了

补剧看了#诅咒#这部剧真是走向清奇。恐怖是教科书恐怖,一惊一乍那种。最恐怖的一段是电梯那里,被狼人智商震惊了,对,毕竟是人。看到一半,本来好好的小情侣,突然小伙子就变gay了,试图强吻小直西,最后弟弟拥有了姑娘还不够,这句你来吗?惊吓了我!这是什么赢家走向??不得不说这头小直发真是深得我心,嘚好看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狼万狼】logan曾见过他四次(2)

Second (2)
“你确定在这吗?”Logan趴草丛里紧盯着远处的白色传统小宅。穿着白色汗衫背心的黑发大汉蹬掉了脚上粗制的皮鞋一脚踏进屋子。
“如果描述的没错的话,是的,Jacob为此还炫耀了一番。”Erik趴在他的旁边,手里拿着一个小型望远镜,他可没有Logan那么好的视力。
Logan突然起身,Erik一把拉住了他的小臂
“wait!你想做什么?”
“把它拿过来,然后问一下他是从哪来的”Logan试图甩开Erik的手,眼神紧盯着远处的小屋,全身肌肉绷起已经做好了立即冲进去的准备。
Erik手腕上的表带化开拉长成银白的钢带,表盘直直坠落到地上。
“突然有些理解Charles的感受了。”Erik挑眉。钢带从Erik的手腕上延长,绕上了Logan强壮的小臂,把两人的强行连在了一起,迫使Logan停了下来。
“这个小镇几十年没发生过什么事了,别打破它。”Erik站起,把手松开,钢绳向后,紧紧环住树干“你呆在这,我去。”
Logan扯扯手,树干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“安静些,我会带着你想要的回来。”Erik理了理衣服,头也不回的向房子走去。

“叮--”
“亲爱的,去开个门。”Jacob的妻子Mary的声音从厨房传出。
Jacob从沙发上爬起,真奇怪这个点竟然有人来。
“孩子,桌子上坐着,马上就开始吃饭了。”Jacob催促着他的孩子们。他有五个孩子,三男两女,最大的哥哥已经搬了出去,最小的女孩今年刚两岁。
“Henryk!你怎么来了?我是说,第一次看见你来我家,快进来。”Jacob一脸惊讶的把Erik迎了进来。Henryk是前年搬来的,强壮能干,有个漂亮的妻子,听说怀了个孩子。
Erik满脸踌躇,甚至有点脸红,他犹豫的说:“很抱歉打扰你,Jacob警员。但我实在是...”他仿佛说不下去般停了下来。
“Jacob就行,坐下吧,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,我是个警员,虽然已经结束了值班,但我依旧很乐意帮你解决问题。”
“并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...”Erik停顿了一下“医生说我的孩子是个姑娘,再过三个月,我就是父亲了。我有点...”
“哦~”Mary夫人端着苹果派出来听了个正着。她满脸慈爱的看了看Erik又看了看自己最小的女儿,腾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。“别担心,我们会给你一点小建议的。”
Jacob没想到是这个,但他很快便理解了,他第一次当父亲时也曾迷茫过一段时间。他哈哈笑了笑,给Erik倒了杯啤酒。
他们聊了许久,Mary会从厨房里参与一会他们的讨论。Jacob开心极了,Erik十分风趣,而且和他兴趣相合。他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经验给他,Erik也说了些自己在其他地方遇到的趣事。Jacob还自豪的指了指放在墙上高台上的一块石头。
“你说那是你救了一个酋长的儿子他送你的?”
“是啊!他说那是神的馈赠。我可不相信他那个神,但那石头的确有点神奇。明明那么小,却重的出奇。”
“那可真是神奇。”Erik笑着喝掉了最后杯酒,酒瓶已经见底了。
“我也该走了。最后在好奇的多问一句,那个部落不会是南边那个吧?”
“就是那个!你肯定是听了那些传言,哪有什么吃人,小村庄而已。”Jacob晃了晃空掉的酒瓶。Mary夫人的菜已经上齐了:“留下来吃个饭吧。”
Erik摆摆手:“不了,家里还有人等我。”
Jacob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突然的巨响打断了他的话——那块石头不知怎么掉了下来。碰的在地上砸了深深的一个洞。洞离最小的女孩的椅子只有半英寸。
“Oh!God!”Mary夫人吓得上下检查了一下女孩。
Erik看了一眼,Jacob说的没错,它的确重的出奇。
“我建议你还是把它收起来。”Erik像是也被吓了一跳,表情严肃的和Jacob说到。
“你说的对。”Jacob皱着眉头把石头捡起来收进了抽屉最里,安抚的摸了摸小女儿,她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倒是父母都吓出了一身汗。

“你花了太长时间!”Logan从阴影中低吼“我闻到了他们的味道,他们要来了。”
Erik看了看原处本来拴着Logan的树,它已经横躺在了地上,有些讶异,他没听见声响。
“Take it easy”石头漂浮着钻进了Logan的口袋,悄悄拿走一个金属石头,对Erik而而言轻而易举“带上你的石头走吧,别忘记我们的约定。”
Logan怒视着Erik,这个asshole关于他的记忆,什么都没说!他计划好了的,Logan立刻就反应过来。但已经没有了时间,等那群混蛋过来,这一家人就完了。他看见了那个小女孩,两岁的小身板和他的小臂一样长。
Logan的骨爪逼上Erik的脖子,Erik蓝绿色的眸子毫无波澜,他摸清了这个毛茸茸的凶猛家伙的性子,他内里柔软。
“也许五十年后你就想起来了”
然后这个毛茸茸的家伙给了他一爪子。


Victor戏谑的冲Logan挑眉:“真令我意外,我以为你还在床上。看起来过的不错,我闻到了血的味道。”
William拍拍他的肩膀“good job!”Logan恶狠狠的看了眼他们,向南边跨步走去。William招呼着其他的组员,Logan意外的从酒馆拿到了信息,缩短了他们大把时间。
Logan抬起自己右手,握紧成拳,骨爪破皮而出。
“damn it!”
他也闻到了血的味道。

【狼万狼】logan曾见过他四次

割腿肉 文笔渣 ooc 准备好了再入
前传设定
有虫有语法错误不要在意
时间轴混乱 有私设
写完觉得英文对白太多了…于是改了一些

First
logan紧皱着眉头,眉眼间很是不耐。他受够了这群操蛋的家伙了!狠吸了一口雪茄,他招手向酒保又要了杯酒。特别是Victor,他昨天晚上又杀了几个人?他似乎格外热忠于此。
他不自觉地伸手摸了一下左手小臂,昨晚他从Victor手中抢下了一个被他亵玩完顺手打算杀了的女子的命,Victor给了他一爪。伤口当然早就愈合了。
该死的Victor!logan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更烦躁了。该死的William!!
“Hi,I'm Erik Lehnsherr”
“I'm Charles Xavier”
“Go fuck yourselves”
大门闭合的声音响起,logan回头瞥了眼,眉头紧锁,点了根新的雪茄。Yes!Stay fucking away from me!
一旁衣着暴露的金发美女踌躇了一下,贴近了他,把手沿着logan的肩线缓慢摸过,搭在了他另一边的肩膀上。
“Hey~Are you alone?”
“如果你像刚才走的那个德国人一样火辣的话,I'll say I'm alone.”

Second (1)

普鲁什库夫是波兰的一个小城镇,虽然地方有些偏僻,但因为这里的人们大多勤劳,凭着壮汉们挥洒汗水炼出的钢,倒也得一方安逸。
在钢铁厂磨了一身汗水出来,小酒馆一直都是他们不变的去处。男人们摘下他们的安全帽,用汗巾抹了把脸,从钢铁厂的大门跨步走出,准备去享受他们的啤酒和烟。
但Erik不是他们中的一个,他有家人,他的妻子怀上了一个可爱的孩子,也许是个男孩,也许是个女孩?但这不重要,他就快有血亲了,一个家。
“Henryk,又要回家了吗?”Mike打趣道“也是,如果我也有个美人在家等我,我想我也会回去。
“别这么酸,我听说你快结婚了。”Erik笑道“Sophia是个好姑娘。”
“也许吧”Mike试图表现的满不在乎,脸上的喜色却掩盖不住。
“但现在我还没结婚,你也还没成为一位真正的父亲。来吧,去享受我们美好的夜晚。”Mike一把搂住了Erik,笑着把他拖往酒馆的方向。
“12点前。”
“哦老天,你真无趣。行行,十二点前绝对放你走。”

事实上Erik来了是个正确的决定,满脸络腮胡的强健家伙蛮横无理的闯了进来。酒馆的木门“哐!”的一声摇摇欲坠。
Victor一屁股在吧台前坐下,指甲在木桌上习惯性的微刮,木头像橡皮一样轻易的留下了横路。
“the best Whisky you have”
一个mutant,Erik危险的眯了眯眼。为什么来这。
又一个强壮的男人进来了,他挨着Victor坐下,像酒保要了杯Draft
Logan,Erik知道这个男人。能伸骨爪,超强治愈能力。前几年和Charles以及一个银发小子把他从牢里捞了出来。自称来自未来。Erik记得自己把他沉水里去了,显然,有人把他捞了上来。
“我说了the best,你们这只有这种糟糕的垃圾货色吗。”
“Just keep a lid on it.”Logan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说这个了,显然他并没什么改变。
Victor翻了个白眼,灌下一口“那个该死的石头在哪?找到它,离开这个地方,这里连口好酒都没有。”环视一眼酒馆,他又说“and beauty”
Erik早在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,沉默的坐在角落里喝酒。Mike似乎也感觉到他们来者不善,给了Erik个眼色,小声的和他说“真不走运,我们走吧。”
“你先走,我带点羊奶回去。”
Mike给了他一个小心点的眼神,在桌上放下了酒钱。

Erik拿起酒杯,缓步越过桌子,在Victor身边坐下。这时酒馆的人散的差不多了。
“麻烦再来杯Whisky”Erik像酒保举了下杯子。酒保聪明的不发一语,收了钱迅速的递上了酒。
Victor向Erik挑了下眉“还是有够辣的,但我不好这口。”
Erik没理他,直盯着Logan,蓝绿色的眸子深邃,带着沉静的气魄和勾人的性感,然后他缓缓的喝掉了自己的酒,喉结滚动。
Erik收回目光,向酒保要了一加仑羊奶,离开前又看了Logan一眼。
Logan神色微动,从夹克口袋里摸出了酒钱,随手丢在了桌上,一言不发的跟着出了门。
Victor在身后吹了声口哨。

外面早就天黑了,这样的小镇哪有什么路灯。四处无比昏暗。Logan一出来眯了眯眼,适应了一下光线。他耳朵微动,像是听到了什么,躲过了暗处突然袭来的硬币。却不料硬币迅速变成刚韧的细条,绕上了他的脚踝,被带着往前踉跄了一下。一道黑影抓着他的领口猛的把他抵上了墙。尖锐的钢片危险的悬浮在他的颈动脉旁。
“Oh,Jesus!”Logan的头被横杆撞了下,他晃了晃脑袋。
“why are you here?”Erik在Logan耳边威胁的问道。
Logan没有回答,示意了一下酒馆。“我们换个地方。”然后随意的把钢片碾折了“这对我没什么用。”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树林,树枝被踩折发出的声响在静夜里十分明显。直到logan觉得足够远了,他才停下了脚步。
“他和你有一样的能力?”Erik注意到了Victor坚硬的指甲
“Almost,He is my brother.”
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Erik停顿了一下没再问。
“我们来这不是因为你。”logan从内袋摸了一支雪茄“我也有些想问的。几年前的一个假期,我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站着,不知道自己操蛋的为什么在那。然后我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人从水里捞了上来。这或许和你那蓝眼睛的伙伴有点关系?”
Erik立刻就明白了,他不是那个未来来的男人。
“He is not my partner. 不管你们要干什么,最好快点。”他转身准备走,一挥手一根钢丝绞上了logan的脖子“别来打扰我,如果你告诉任何人我在这,I'll find you.”
Logan丝毫没理会脖子上的钢绳,猛地暴起,从后面把Erik按在了地上,骨爪从指间破出,在Erik后颈的皮肤上压出了一个小小的凹陷。
“你觉得我会被你威胁?你在这做什么?蓝眼睛的家伙在哪?
“You are too heavy.”Erik皱了皱眉头,动了动手指,钢绳在logan脖子上收紧,血液一点点的渗了出来。闷哼了一声,他感觉脖子也被刺破了一点。僵持了一会,Erik冷静下来,松开了一点钢绳的力道,杀了他会也无法保证家人安全,而且会很麻烦。
“Take it easy.我想我们需要一点合作,我在这隐居,我不想被打扰。如果你们能快点走,再好不过了。无论你们干什么,我可以帮你,并解决你记忆的那点小问题。”
logan想了一下收回了爪子,同时颈间的钢索也收回成了硬币。坐到一旁,Logan看着掉落的烟皱了皱眉头,伸手又点了一支。
“我们来这找一块石头。”
“你们要一块石头干什么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Erik看了他一眼“除了你们兄弟还有几个人?”
“一个变种小队。”
“都什么能力?为首的是谁?”
“You ask too much”Logan没有回答“你找到那块石头,我问他一些话,然后我们离开。”
现在已经有点晚了,月关透过叶缝打到了他们脚下。Erik拎起掉地上的牛奶罐,家里还有人在等他。
“Ok.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在这,包括你的同伴。”
“Down”
“What about your brother?”
“I'll told him that you are incredible in bed.他从来不关心其他的,他不会知道你是谁。”

【狼万狼】记一个脑洞

最后一战后,logan以为自己终于要死了的,然而这个神奇的有金属构成的身体被万磁王救了回来(别问我怎么做到的,总之他活过来了)
并且这个Erik还是天启的Eric(被某个人不稳定的能力影响的穿越时空的万磁王)
此时的万磁王对金刚狼一点都不了解,金刚狼在漫长的与斗争中本以为自己对他有所了解的。但这个年轻的,经历过逆转未来的万磁王却不是他想的样子
两人一个砍树 一个在炼钢厂 静居在一个小乡村 度过了一生中最为平静的一段日子
并逐渐了解对方和自己相似的过去,互相慰籍着过日子的故事

大长篇啊!!掉进这个冷的不能再冷的cp就没有吃饱过!跪求大大们赏口粮